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北京出版高峰會議:出版機構要向知識服務商轉型
來源:澎湃新聞 | 高丹  2020年09月30日07:51

9月28日,在2020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舉辦期間,2020北京出版高峰會議第二期在線上舉辦。以“融合發展 智慧共贏”為主題,圍繞數字時代出版業融合發展、創新等內容進行了交流。

持續推動中國出版“走出去”

從本屆圖博會融合發展的探索與嘗試,中宣部進出口管理局局長王志成提出了建議。首先是出版交流要充分擁抱新技術,切實推動文明交流互鑒。在技術手段上,以科技創新為驅動,吸納融合VR、AR、3D全景復刻等技術,在線上真實還原圖博會展會全貌,展覽展示數字精品出版物。在融合發展上,打造全新的圖博會官網、手機APP、線上直播間等多功能智慧服務平臺,為展商和讀者提供更加便捷的服務。

“另外,出版業也要加快融合的步伐,出版融合發展是大勢所趨,出版機構要積極探索融合發展路徑,從傳統內容生產者向知識服務商轉型,在技術上、成果轉化應用上、傳播渠道上、經營管理上下功夫。下一步我們將構建符合出版走出去特點需求的扶持政策體系,不斷完善出版走出去等方面的促進政策,有效實施走出去重點工程,積極拓展出版物國際營銷渠道,通過出版物的交流推動中外文明交流互鑒?!蓖踔境烧劦?。

在現場,王志成也回顧了近些年為了讓中國出版“走出去”,進出口管理局的幾個著力的方向:首先是實施“亞洲經典著作互譯計劃”,該計劃以互譯為手段,傳播各國經典著作,展示多樣文明之美;其次,推動建設中國書架?!敖鼛啄?,為滿足海外主流讀者、主流人群對中國圖書、中國內容、中國信息的需求,我們通過文化貿易的手段,推動業界比如中國圖書進出口(集團)有限公司、五洲傳播出版社等,在歐美發達國家和一帶一路國家的主流書店、連鎖書店、中文書店、大學書店、央企境外駐地等,開設展示展銷中外文版關于中國內容的圖書專架?!蓖踔境山榻B。

近年來,中國與世界各國版權貿易量保持高速增長,2019年中國與世界180多個國家達成版權貿易2.95萬項,語種更加多樣,覆蓋范圍更加廣泛。在與東南亞、南亞國家保持版權貿易密切往來的基礎上,與阿拉伯、中東歐國家版貿數量規模、內容質量不斷提升。

由于疫情的原因,我們也可以看到國際書展變得更加多樣化,線上線下融合是國際展會發展大勢所趨。近幾年,法蘭克福書展、倫敦書展、北京圖博會等紛紛引入高科技元素,推動書展線上線下一起發展。

而針對中國圖書海外發行之路,多走的是傳統線下發行的老路子的現象,進出口管理局推薦以網上商店、社交新媒體平臺介入圖書發行,“在與拉加代爾等全球知名跨國連鎖實體店、世界華文百家書店等深度合作下,中國圖書每年實物出口2000多萬冊,進入世界180多個國家和地區。但中國圖書實物出口海外發行必須在保持傳統線下發行的模式下,開拓新路徑。我認為,這個路徑就是構建數字發行渠道?!蓖踔境烧f。

幾百年間知識科學的發展與出版形式的變化

泰勒-弗朗西斯出版集團高級副總裁胡昌杰從大型國際學術出版集團的視角出發,結合多年來豐富的從業經驗回顧了知識科學的發展。

“如果用科技文獻的數量來衡量人類科學的發展以及人類智慧的產生,包括書、論文、其它形式的文獻,大概可以分成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從1650-1750年,可以說是現代科學的開端,新的知識的產生是一個比較緩慢的過程,在100年間每年平均來說還不到1%的增長。在接下來接近200年的時間稍微快了一點,大概是2-3%的增長。人類科學真正的增長其實是二戰之后,每年平均8-9%,主要的原因是全世界各國在二戰以后充分認識到科學的重要性,開始紛紛投入大量專門的基金和資金到高等教育、科學研究。在這個時期科學家也真正開始成為一個專門的職業,隨著全世界科研的基金以及科學家的數量不斷增加,人類知識的數量才開始快速增加?!?/p>

歐盟去年資助了一項報告,主要是探索科學傳播和出版的未來。在這個報告里,把二戰之后的學術出版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1945-1970年,屬于快速發展階段,戰后百廢待興,全世界各國政府開始大量的投入,科技的產出快速增加。這個階段另外一個重要的標志,是專業出版或者學術出版開始真正進入快速商業化的進程,有大量的資金和人才開始進入這個環節。

第二階段是1971-1995年,相對比較平穩,是傳統的紙質出版。隨著每年新出版的書和期刊的數量不斷增加,傳統學術出版主要訂戶是圖書館,就造成一個問題“訂閱危機”。圖書館的預算增長速度趕不上新的書和刊的增長速度,所以就造成了訂閱的問題。恰好,在1990年代初開始出現互聯網,瞬時幫助學術傳播界解決這個問題,1996年開始學術出版就進入了數字時代。

學術出版行業在所有的媒體形態里,甚至是所有的行業里是最先、最成功地完成數字化的轉型。在1996年大部分期刊已經在網上以電子版的形式被訂閱了,可以很好地解決紙本時代訂閱的問題,也產生了一種新的模式——即出版商把線下的期刊全部打包賣給圖書館。

“我們現在已經處在2020年,2005年開始的‘開放獲取運動’還在進行中,現在的科學需要互通互聯,我們作為科學傳播方和科學出版方是有責任的,來加強連接,助力全球的科學家以及背后的科研基金開展世界一流的研究,幫助他們把最新的成果傳播出去,進一步提高可讀性。當然,全世界的學術傳播和學術出版方都在積極采用新技術,希望利用新的技術來擴大所謂的網絡效應,進一步推進更大的合作和信任?!焙苷劦?。

北京出版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康偉認為,加強技術創新,培育出版新業態,適應疫情防控常態化和后疫情時代的內容需求模式,已成為出版業的共識。我們的讀者去了網絡,但這并不意味著傳統出版物就被拋棄了。出版業“變”的是載體,“不變”的是內容。對于出版業的融合方向,他提出了“三融”,即融數字技術、融文化創意、融實體經濟。

在主題演講中,中國出版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黃志堅認為,疫情與5G使出版業呈現出兩個特點: 出版內容和表現形態更加多樣,全民閱讀可能越來越把“讀書”與“讀屏”統籌起來加以推進;出版產業鏈不斷延長,不同領域之間的融合壁壘將被打破,數字內容企業的品牌運作和經營跨界能力將在競爭中更為突出。黃志堅認為,在這樣的大背景中,必須推動出版融合向縱深發展,在融合中保持和發揮出版的核心優勢。

pk10计划软件哪个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