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李白”登上越劇舞臺
來源:文藝報 | 賡續華  2020年09月30日07:42
關鍵詞:李白

寫不盡的李白。汝自天上來,攜才八斗,塵世狂發仙歌。李白的一首千古詩作《登金陵鳳凰臺》觸發當代才女羅周的腦洞,越劇《鳳凰臺》當令而出。不僅為南京越劇俊彥李曉旭提供了仙機,更暗合了南京“文學之都”的美譽。

羅周獨辟蹊徑,用浪漫手法書寫了李白與玉真公主的一段佳話。暫且不論歷史上究竟發生了什么,但才子佳人一見鐘情,惺惺相惜就是一幅勝景,令人艷羨。作為新編古裝劇,該劇對于李白的塑造可謂新鮮別致。作者將著眼點放在了他風流、氣傲、多情等焦點上。明月清風,李白泛舟在波光粼粼的江上,欣聞清亮的琵琶聲,循聲而去,懵懂懂醉醺醺撞上玉真公主的行舟。這一撞,撞出了沁人心脾的詩境深情。這場看似偶然的相逢,正是玉真公主有意安排,是一個才女對大詩人的向往,是美與詩的邂逅。越劇舞臺上情義綿綿的李大詩人雖然與那個徘徊在廟堂與江湖間的傳統李白一脈相通,但別開生面,彰顯了李白情趣非凡的生活狀態。令人情迷神往。李白與玉真公主一波三折的惺惺相惜與心心相印,不僅透視出大唐由盛至衰的歷史演變,更對唐詩的意韻與精神氣象予以高度激賞。對男女主人公而言,若無唐詩,生不如死。足見精神家園在他們生命中的分量。而孟浩然的如影隨形,又為唐詩的勝景勾勒出更加壯闊的輪廓。整出戲是一個充滿了美麗想象與浪漫色彩的愛情故事,線索清晰,風格突出,詞美且意境深遠,李白對愛情的態度,輕物質,重精神,在乎心心相印,追求靈魂對話,有大唐的人文風情,于當下很有價值意義。那份理想愛情令人唏噓感慨。李白與玉真公主從相遇到相知相愛,在夢中詩中相依相隨。不在乎相濡以沫的佳事,更鐘愛忘情于江湖才是幸事。愛情于李白而言是匆匆彩云。他心心念念的是“舉杯邀明月”,是“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是“長安不見使人愁”。因此,李白登臨鳳凰臺時的起興唱嘆,方道出一代詩仙的家國情懷。天荒地老的歷史變遷與悠遠飄忽的傳說攄志言情,是深沉的歷史感喟與清醒的現實斟酌。全劇人物集中,敘事簡約,處處可見劇作者羅周的智慧與情趣。

南京市越劇團是越劇界的勁旅。本世紀初曾演出了宋代杰出女詞人《李清照》,頗受好評。今天,李曉旭又將大唐詩仙李白形象推上了舞臺,贏得一片喝彩聲。越劇擅長表演才子佳人的卿卿我我,恩恩怨怨。如何塑造李白這位詩仙,對青年演員李曉旭是一個考驗。曉旭所宗的畢(春芳)派善于演喜劇和小官小吏小人物。但畢老師學習能力十分了得,她常按照人物性格所需,大膽借鑒其他流派唱腔特色,甚至跨劇種從京劇、黃梅戲聲腔中“捋葉子”為我所用。這種轉益多師的理念深刻影響著曉旭。曉旭談起創作李白這一角色時說,既要體會李白的自由奔放,也要洞悉他心中對情愛的那份敏感與細膩,他情定玉真卻推開公主,恰恰透露出李白傲嬌的心理。因此,她塑造的李白悲喜交織,倜儻不羈,放浪形骸,才華洋溢,詩心葳蕤,不染塵埃。李太白心高氣傲中流露出如火真情,對玉真公主一往情深,貌似拒絕其尊貴的身份,其實是放不下自己高貴的靈魂。這種糾結剛好傳遞著人物性格特點與魅力。作為越劇小生,李曉旭的嗓音寬亮,中氣十足,音色受聽,行腔流暢,咬字清晰,聲情并茂。這與她打小受到系統規范的訓練有關,也與她愛戲如癡,刻苦耐勞有很大關系。再加上悟性極佳,得到乃師真傳。畢老師的四字箴言“淡定,純粹”,言猶在耳,念念不忘。2015年,曉旭又拜師昆曲名家石小梅,使其表演再上新的臺階。去年她主演的《烏衣巷》,一人飾兩角(徽之、獻之),一戲展兩腔(竺派、畢派),占盡風流。而《鳳凰臺》的李白形象塑造讓曉旭的藝術又登層樓,令人刮目。演員在舞臺上成長,曉旭在塑造人物中成熟。南京市越劇團這個充滿朝氣的團隊在大量演出中向全國優秀院團挺進。

完稿之際,看到羅周觀看《鳳凰臺》后的一段感言,甚喜。情不自禁借他人之玉,琢己之石?!霸?、愛、浪漫與自由,是人類永恒的追求。在盛唐的笙簫聲里, 又在安史之亂的背景下,他們用盡氣力去擁抱這一切,直至生命的最后時刻。有詩、有愛,這個世界才讓人如此留戀。你的詩,便是我的家,我們的家?!?/p>

pk10计划软件哪个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