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陸小曼手卷引發的一場風波
來源:北京青年報 | 周惠斌  2020年09月30日07:54
關鍵詞:陸小曼 手稿

一代名媛陸小曼是徐志摩的第二任妻子,自幼受母親影響喜愛繪畫,少女時代曾學習油畫,喜好靜物寫生和風景臨摹。后師從劉海粟、賀天健、陳半丁等名家研習國畫,擅長淡墨和設色山水,兼及工筆花卉和仕女。劉海粟不吝稱譽:“繪畫頗見宋人院本的常規,是一代才女,曠世佳人?!?/p>

1931年春,陸小曼精心繪制了一幅長近四米的手卷《設色山水》(原畫無題),畫面縝密清麗,脫俗淡雅,寄寓了畫家對神州大地錦繡河山的熱愛。全卷布局精巧,以平遠構圖、散點透視,描繪出江南山水的秋色秋意,群山逶迤連綿,林木茂密蒼勁,遠山近水,疏密有致。徐志摩見了不勝歡喜,愛不釋手,裝裱后隨身攜帶,四處請托各界名流賜墨題跋,意在使之成為一幅別有意味、“很神氣的一大卷”,藉以激發陸小曼的創作興趣和熱情,不意在諸多文人學者間,引發了一段中國畫寫實與寫意孰高孰下的爭鳴。

北大美學教授鄧以蟄(“兩彈元勛”鄧稼先之父),第一個在長卷上賦詩以贊:“華亭端的是前身,綠帶陰濃翠帶醺;肯向溪深林密處,巖根分我半檐云?!崩^而題跋:“辛未夏日,志摩來自滬上。一日攜此函相示,予訝為誰家杰作。志摩曰:‘小曼之作也!’予復問曰:‘予不見小曼僅兩年,今已有此巨構,能不令人嘆服耶!’志摩讬予為之裝池于市廠,既成,爰系一絕而歸之?!?/p>

徐志摩和陸小曼的一生摯友胡適把玩之余,他以融通中外的學力、“門外漢”的眼光,在鄧以蟄后面題寫了一首白話詩:“畫山要看山,畫馬要看馬;閉門造云嵐,終算不得畫。小曼聰明人,莫走這條路;拼得死工夫,自成真意趣?!彪S后又秉筆直言:“小曼學畫不久,就作這山水大幅,功力可不??!我是不懂畫的,但我對于這一道卻有一點很固執的意見,寫成韻語,博小曼一笑?!币庵敢粋€人做事要扎扎實實,畫畫亦然,看熟了山,研透了馬,下筆才崢嶸。落款時間為7月8日。

數日后,徐志摩將長卷帶至南京。社會活動家、中國人權運動先驅楊杏佛看到胡適的“打油詩”和“規勸”后,很不以為然,認為文人畫家寄情山水,旨在抒發個人情感,大可不必為“寫實”所“桎梏”,于是在7月25日揮毫寫道:“手底忽現桃花源,胸中自有云夢澤;造化游戲成溪山,莫將耳目為梏桎。小曼作畫,適之譏其閉門造車,不知天下事物,皆出意匠,輕信經驗,必為造化小兒所笑也。質之適之,小曼、志摩以為何如?”

畫家賀天健也有感而發,于“中秋后八日”在上海題寫道:“東坡論畫鄙形似,懶瓚云山寫意多;摘得驪龍頷下物,何須粉本拓山阿?!备叨日J同楊杏佛的觀點,認為作畫不必拘泥于形似,應注重文人氣息,對胡適的“不解風情”(說陸小曼作此畫是“閉門造車”)大唱反調。

畫家梁鼎銘則以曉暢平白的語言表達了相似意見:“畫山要看山,畫馬要看馬;閉門造云嵐,終算不得畫。自然是不對的。如果不看山不看馬,不得已不免閉門造云嵐,那就閉門要閉得緊,無論什么人不許進來。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家里,說一句話:就是不要學某人某派的畫,只是要有我自己,雖然不像山、不像馬,確有我自己在里,就得了。適之說,小曼聰明人,我也如此說,她一定能知道的。適之先生以為何如?再說一句話,就是看山畫山,看馬畫馬,也要畫的自己的山,自己的馬,否則不如照像何必畫?!?/p>

11月19日,徐志摩搭乘飛機北上中途觸山,不幸罹難,隨行攜帶的手卷因存放在鐵篋中,未遭焚毀,成為徐志摩唯一且完好無損的遺物。人亡物存,陸小曼視此歷劫之物為最寶貴的紀念,一直珍藏身邊。此后,潛心書畫,以丹青度化人生,作品入選新中國第一次、第二次全國畫展;1958年,如愿加入上海美術家協會,又被聘為上海中國畫院專業畫師。而那幅手卷,因為薈萃了名家累累題跋而熠熠生輝,更見證了過往歲月文人交往的風雅逸事,富于極高的藝術價值。

1965年4月,陸小曼病危。臨終前,她將《設色山水》手卷,連同梁啟超書贈徐志摩的“臨流此意”集句聯、未及印刷的《徐志摩全集》的紙版和樣本,交給徐志摩的表妹夫、古建筑園林專家陳從周保管。后來,陳從周將前兩者捐贈給了浙江省博物館,并在手卷末寫了一段說明:“此小曼早歲之作品。志摩于一九三一年夏帶至北京征題,旋復攜滬以示小曼。是歲冬,志摩去京墜機,篋中仍攜此卷自隨,歷劫之物,良足念也?!?/p>

pk10计划软件哪个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