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在哈拉河的目光里
來源:中國作家網 | 肖江  2020年10月01日13:12
關鍵詞:哈拉河 肖江

第一次遇見一條河流就被它的神奇震撼,被它的目光吸引,以至于時至今日還陶醉在它的目光里。

這條河流叫哈拉哈河,發源于大興安嶺西側摩天嶺的松葉湖(達爾濱湖),流經杜鵑湖,然后匯集蘇呼河和古爾班河等支流,由東向西經阿爾市山伊爾施鎮流入蒙古國,屬額爾古納河水系。

哈拉哈河又名“哈勒欣河”,蒙語之意為“屏障”。

我之所以稱哈拉哈河是一條神奇的河流,并不僅僅因為它身邊的地理、地貌以及自然景色,而是因為它是一條“愛國河”。

哈拉哈河從中國雄奇的大興安嶺深處流出,千回百轉,在阿爾山市境內流出國境,開始在蒙古高原上奔流涌動,從東南向西北延伸,注入中蒙共有的湖泊——貝爾湖,又通過烏爾遜河流入呼倫貝爾的呼倫湖(又稱達里湖),完成了它不可思議的驚人回歸。全程三百九十九公里。

當我從朋友口中聽聞這個故事的時候,立刻被哈拉哈河的神奇之舉深深吸引。我知道,這個故事不是一個傳說,更不是一個神話。在阿爾山林區和伊爾施的日子里,這條河流就流淌在我的身邊,每一天都陪伴在我左右。這一切都增添了我對它的好奇和向往。終于,在內蒙古大興安嶺林業局文聯主席李巖先生的陪同下,我走進大興安嶺深處,走向哈拉哈河的源頭,去探尋哈拉哈河的奧秘,去撩開哈拉哈河神秘而誘人的面紗。

從石塘林到三潭峽,這里是哈拉哈河的上游。河水在石塘林地下潛流十多公里后在三潭峽流出地面,形成了長約三公里的峽谷。由于這里河床坡度較大,湍急的河水從河谷中穿過,形成了一系列的深潭。在峽谷的左岸是陡峭的山峰,右岸則為火山熔巖臺地,森林和多種植被花草擁擠在臺地上。從右岸望過去,確實如“哈拉哈”的蒙語意思一樣——屏障。

在三潭峽景區,盡管哈拉哈右岸是廣闊的臺地,森林和各種奇花異草廣布其間,但游人還是不時能夠看到火山熔巖留下的遺跡。在這些熔巖地貌的下面流淌著潺潺的泉水,不經意間就會發現有溪流從熔巖的縫隙中流出,形成一些大大小小的水潭。這些水潭清澈見底,有小魚在潭底自由地游動。而在那些流淌著溪水的石縫中,經??梢钥匆娛面覒蚱溟g。在三潭峽景區里還豎立著一座石碑,上書“哈拉哈河源頭”的字樣。我知道,所謂的哈拉哈源頭準確位置并非在此,這里只是一個大概的地理位置。根據我初步了解,哈拉哈河的源頭還要由此上溯?;蛟S,源頭在天池,或許源頭在地池,或許源頭就在某一片地下熔巖的石縫中,而從某處石縫中“汩汩”流出的第一縷泉水或許就是哈拉哈河真正的源頭。

實際上,找尋和確定所謂哈拉哈河真正的源頭對于一個游人來說并沒有太多的意義。在我的眼里,哈拉哈河的源頭就是大興安嶺深處的那片森林;哈拉哈河的源頭就是那片沉睡了千萬年的火山熔巖下的泉水;哈拉哈河的源頭就是從天池和地池的縫隙中流出的涓涓溪流;哈拉哈河的源頭就在興安松和白樺綠色的樹冠上……可以說,大興安嶺將它的熱情匯聚成清冽甜美的甘露成就了哈拉哈河的源頭和上游。

哈拉哈河從潛流中涌出地面,在峽谷中奔流,河流兩岸茂密的森林搖曳著身肢為它送行,哈拉哈河水則以清亮的笑聲回應。河谷中時而巨石嶙峋,時而淺灘密布,時而水潭相連,水流至平緩處,還有一些面積大小不一的沙洲,沙洲之上也是密布著雜樹和紅柳。

哈拉哈河離開源頭不遠就有蘇呼河、古爾班河等河流匯入,水面漸漸寬闊起來,當流出森林進入谷地之后,水面更加寬闊,水流也舒緩下來,在一些地方,水流蜿蜒曲折,形成了大片的濕地。濕地中各種雜樹和草地相互交織,里面成為各種鳥類和野鴨的樂園。

哈拉哈河的神奇還表現在一個自然景象上。阿爾山的冬季異常寒冷,零下三、四十度是正?,F象,超過零下五十度的低溫也時常發生。但是,在哈拉哈河阿爾山段,卻在零下三、四十度的寒冷溫度下居然不結冰,河面上時常漂浮著熱氣騰騰的水汽。這一段長約二十公里的河段被稱為不凍河。我曾經看過一幅阿爾山攝影家的攝影作品,拍攝的就是“不凍河”景象:河面上冒著熱氣,幾只牛兒正走向河邊,還有幾只牛已經站在河水里。據李巖先生介紹,牛到不凍河中并不僅僅為了飲水,也為了吃水中嫩綠的水草。享受這一大自然賜予的當然不僅僅是牛群,還有野豬和狍子,甚至一些不怕冷的鳥兒也會在白天太陽升起來的時候來到這里湊熱鬧。我猜想,“不凍河”的形成應該與這一河流下方的火山地質有關,或許有地下溫泉匯入,致使河水不凍。

哈拉哈河水質清純甜美,河中盛產多種珍稀冷水魚,其中哲羅魚是哈拉哈河中的珍稀魚類。每年開春時節,哲羅魚成群結隊溯流而上,在哈拉哈河上游產卵,等到小魚孵化后,再游回貝爾湖和呼倫湖越冬。哈拉哈河中除了哲羅魚外,還有鳙魚、嘎魚、黑魚、白魚、鴨魚、江鱈、鯰魚以及狗魚、雙嘴魚、尖嘴魚等。據李巖先生介紹,在哈拉哈河垂釣是一件非常愜意的事情。究竟如何愜意,或許只有垂釣者才能體會得到。

進入谷地中的哈拉哈河一改過去的奔騰與喧囂,變得溫順和沉默。它緩緩地流淌著,曲曲折折,纏纏綿綿,好像一個即將出嫁的新娘,留戀著家鄉的父母和親人,遲疑著不愿邁出自己的閨房。

終于,哈拉哈河輕輕地邁開腳步,從中國1382號界碑旁緩緩走過,向著蒙古草原走去。

我在一個陰沉的午后,到訪阿爾山三角山哨所。沿著五十八級臺階,登上北部戰區某邊防連駐守的三角山哨所制高點。極目遠眺,隔著一片青蔥谷地的對面就是蒙古國。就在三角山的山腳下不遠處,一條彎彎曲曲的河流閃著粼粼的波光流向遠方。我知道,這就是哈拉哈河。此時,它已經是中蒙之間的界河。它緩緩地游走著,它的身影漸漸消失在綠意的遠方。

或許,哈拉哈河對于許多沒有到訪阿爾山的人來說是陌生的。但是,如果提到八十一年前的一場戰爭,或許很多人都會知曉。

1939年5月至9月,日軍和日軍操縱的偽滿洲國軍隊和蘇軍以及蘇軍支持的蒙古軍隊在哈拉哈河下游進行了一場戰爭。這場名為“諾門罕戰役”(又叫諾門坎事件)另外還有一個名字被稱為“哈拉哈河戰役”。這場戰役就發生在哈拉哈河兩岸,戰爭的慘烈曾經令當時的世界媒體為之大書特書。整個戰役歷時一百三十五天,以蘇軍完勝宣告結束。正是因為這場戰役,日本將“北進”策略改為“南進”,從而為太平洋戰爭的全面爆發以及“珍珠港事件”的發生埋下了伏筆。

哈拉哈河的目光和我的目光在蒙古草原上相遇。哈拉哈河在蒙古草原上緩緩地流淌著,盡管它已經流出中國國境,游走在蒙古的國土上,但它始終在距離故土不遠處靜靜地走著。哈拉哈河的目光在無垠的草原上游移著,哈拉哈河水一路沉默著,直到它注入中蒙兩國共有的湖泊——貝爾湖。注入貝爾湖中的哈拉哈河并未停止腳步,又通過烏爾遜河最終匯入呼倫湖(達里湖)。哈拉哈河在歷經三百九十九公里的旅程后終于完成了其神奇和動人的回歸。

曾經思考過哈拉哈河的年齡,我猜想,哈拉哈河應該是一條年輕的河流。今天哈拉哈河的模樣應該是阿爾山火山噴發后造就的。據專家考證,阿爾山火山的大規模噴發距今大約四至六萬年前,另有一些火山噴發大約在距今一萬年前。如果說,是這些年輕的火山塑造了哈拉哈河的話,那么,今天的哈拉哈河就注定是一條年輕的河流。

年輕的哈拉哈河和年輕人一樣有一顆澎湃的心臟和火一樣的熱情,年輕的哈拉哈河還有一雙讓人沉醉的眼睛。

在我的心中,哈拉哈河目光清澈,哈拉哈河目光柔和,哈拉哈河目光流溢,哈拉哈河目光傳神,哈拉哈河目光堅定;哈拉哈河的目光如興安嶺主峰的旗云,哈拉哈河如興安嶺森林中驛動的春風。

我愿意在哈拉哈河目光中沉醉,和哈拉哈河一起告別黎明,迎接黃昏,攜手開啟三百九十九公里的回歸旅程。

pk10计划软件哪个好用